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皆乐

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文学学士学位。擅长竹笛、箫、葫芦丝等。爱好文学,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心灵深处的浪花》, 并成功举办个人签名售书会,散文小说正整理中。曾在中国文献出版社的《佐诗苑》发表诗词多首,其他多篇诗词、散文作品连续被收入多期《未名集》,散文代表作有《珍惜》、《由乌鸦喝水想到的》等,2011年为中国辣妹子合唱团改编央视晚会合唱歌曲《西呀拉沙》。 目前发布于百度作家百度阅读的作品有:《中国民办教师》、《漂泊岁月》、《心灵深处的浪花》等。现从事商业信息咨询,为科技创新型企业申报项目资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小说《漂泊岁月》第六章 在劫难逃——(六) 无言的泪水  

2010-09-26 01:26:18|  分类: 原创小说《漂泊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无言的泪水

    (在你无法用语言表达时那就只有沉默,当泪水滑落时就不要再提起那伤心的过程,人的一生免不了会犯些错误,可是在当自己知道错了以后就应该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那是一个下午,宇波他们刚转回白班,下班前玲说下班后有事找他,希望他下班后能等等他。于是当宇波下班后便站在车间门口等她出来,等了好久后宇波终于等着她了,于是两人慢慢地走向了厂门口,他们边走边聊。后来他们找了一家小饭馆坐下,只简单地点了几样吃的。宇波总觉得此时的玲与往日不同,那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脸上总是一脸的忧郁,怎么啦!姐姐?宇波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玲的眼眶转瞬间便红了,可是却一直没有开口,两人静静地坐着。

“其实他骗了我!他有妻子儿女,他却故意在得到我之后才告诉我,我当时给了他一巴掌,可是我失去得太多,我心里更在乎你!是他把我骗了,他是个大骗子!······,”玲还没说完便已经抽泣起来了,宇波沉默了,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其实在我们去看电影前他就已经得到我了,只是我一直没敢告诉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我曾听你们寝室的说你在梦里都喊‘姐姐’,我心里真的好难过!”玲边说边望着宇波。宇波再次陷入了沉思,当服务员把第一个菜端上来时,宇波已经没有心思吃了。“其实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便对你有好感了,只是他一直在追我,一直都没有放弃,一直以来对我很好,可是看到他对你如此,我心里好难过,我向他求情,他就说我不喜欢他喜欢你”玲接着说道,宇波只是静静地听着“可是!有谁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我被他整得有多惨!”宇波心里想道。“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在这里我已经连累了你了,也把自己的名声给丢了,其实在他追我时已经有人知道他有妻室,只是没敢告诉我,他们都知道他的为人——谁要是与他作对那肯定没好日子过的”,玲慢慢地说着。不久服务员又端上两碟菜,宇波夹着尝了一口,苦!苦的难吃,明显是盐放多了,而且那最上面的一些菜还能清晰地看到炒焦的模样,宇波没有做声,只是慢慢地嚼着,眼睛却望着玲,并不开口说话。“弟弟,在车间可让你受苦了,是我害了你!要不是我他也不会这么对你的!”玲慢慢地止住了哭泣。“没什么!都过去了,他再怎么样也就是罚我做难做的产品,罚我加班而已”宇波终于开口了。“那你恨我么?”玲怔怔地望着宇波,“怎么会呢!你都经常照顾我,经常帮我打开水,有时还帮我的忙,我怎么会恨你呢!”宇波看着玲的眼睛回答,“那你恨他吗?他整得你好苦,还经常骂你”玲又问道。“恨他也没有用,难道我去把他杀了,还是在外面打他一顿?再说了,打他也只能是解解恨罢了,在公司还是得听他的,过都过去了,又何必计较!”宇波平淡地说道。他们慢慢地动了点筷子了,可是这些菜好像都没有什么味道了,宇波静静地吃着。其实下午他们已经吃过晚饭,只是为了好聊天才故意来这的,于是宇波随便吃了点便停下了。临走时宇波本想去付钱,不料玲不让,坚持由她付。回来路上两人默默地走着,快到厂门口时玲停下了,“你先进去吧!以免他看到我们一起回来,以后再对你有什么不利的”玲看着他说道,宇波没再说什么,只身走进了大门。

原创小说《漂泊岁月》第六章 在劫难逃——(六)  无言的泪水 - 山水皆乐 - 山水皆乐

当宇波回到寝室时已将近十点了,于是匆匆去洗澡,洗衣服。这一晚,宇波躺在床上转转难眠,脑海里无数次浮现玲的身影,可是总觉得在她的背后还藏着另一个身影,那身影很模糊,看着有点像组长,但又有点像一个陌生人。这晚宇波直到天微明才入睡,可是刚刚进入梦乡他便又被人推醒了,“起来了!要上班了”,原来天已经大亮。那段时间里宇波每天浑浑噩噩的过着,头脑里一片空白。然而宇波下班后却还经常能听到组长在宿舍大声地喊着“玲!帮我洗衣服!”宇波的心好痛,他的心如被针刺一般,可是有没有办法。

忽然有一天组长又来找他,把宇波再次调到了一台生产鞋壳的机器那里,这种产品很好做,只是开模很快,几十秒钟就能做一个产品,宇波除了把产品拿出来外还得自己削毛边,还要自己打包装,虽说没以前那些累可是也忙得够呛了。这一次这种产品的订单很大,宇波每天都得做一千以上,整个人如机器般在那里转着。而晚班的那个班也是一样,他们的干部也派了一个高手在这台机,那些干部们每天最关心的就是产量,根本不会问员工累不累。有一次宇波快下班时组长走过来说看看机器的数控数据,然后在那里调试一番,宇波也没在意,只顾自己做着产品,可是就在晚班的人进来接班时,宇波发现这台机的产品出问题了。“组长!现在生产的这些产品不能要了”宇波拿着产品给组长看,“哦,叫他们班的干部自己调机器,我们都到时间要下班了”组长甩下一句话便进办公室了,不久晚班的干部来了,他们在那里慢慢地调着,不久机器又恢复正常了。“你调了机器是不是啊!”他们晚班的干部问宇波,“没啊!我怎么敢随便调呢!”宇波一脸的无辜,“那你下班吧!”还好他们班的干部还是没有为难宇波。

那是一个中午,宇波吃完饭后便又回到了岗位,帮他接机的是一位他经常见面却又不太了解人,“你在这个厂做了几个月了?”那人问宇波,“近三个月吧”宇波答道,“你做事还不错的嘛,到时我可能需要你帮个忙,不过等再过几天后我会来找你的”那人好像不是一般的员工,弄得宇波一头雾水。到底是什么事呢?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呢?请看下节。
 
                                                                                                                                未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