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皆乐

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文学学士学位。擅长竹笛、箫、葫芦丝等。爱好文学,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心灵深处的浪花》, 并成功举办个人签名售书会,散文小说正整理中。曾在中国文献出版社的《佐诗苑》发表诗词多首,其他多篇诗词、散文作品连续被收入多期《未名集》,散文代表作有《珍惜》、《由乌鸦喝水想到的》等,2011年为中国辣妹子合唱团改编央视晚会合唱歌曲《西呀拉沙》。 目前发布于百度作家百度阅读的作品有:《中国民办教师》、《漂泊岁月》、《心灵深处的浪花》等。现从事商业信息咨询,为科技创新型企业申报项目资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漂泊岁月》第六章 在劫难逃——(七)刚脱苦海却伤别  

2010-09-27 00:39:39|  分类: 原创小说《漂泊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刚脱苦海却伤别

    (人,如果单纯的只是身体上的累那不算是很累,真正累的是心灵上的累;也许很多人都有过那样的感受,在觉得有前途,有希望时就会有十足的干劲,但是一旦知道没有奔头了便自然泄气了;而面对自己心里在意的人要离开自己时,那心里的滋味或许只有自己明白。)

在忙碌的日子里宇波已经忘记过了多少天了,那天宇波还是在生产鞋壳,忽然来了一个人说组长叫他来接这台机,叫宇波去办公室找他。于是宇波忐忑不安地来到了办公室,那里还站着另外一个人——那天帮他接机且说会找他的那个人。“这位是配料班的班长,他想调你到配料班,你去不去啊!”组长问宇波。“好的!我愿意”宇波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便答应了,因为他早听说过配料班是一个独立的部门,虽然是在生产部门下却并不归车间管理而是直属生产部管理的,于是从那天起宇波便被调到配料班上班了。

宇波刚进配料班的工作是给车间的每台机器加料,配料班只有四个人,一个专门负责配料的人员,一个粉碎废品的人员和两个负责把料拉到车间给机器加料的人员。宇波先是跟着一位以前就在那里面的人员一同上班,他们的工作不像车间那么死板,在配料班只要每天保证每台机的正常生产就可以了,不过也不轻松。每天一接班就要检查每台机的生产情况,然后根据需要给每台机配备相应的原料。在吃午饭前必须把每台机所需的料拉到车间,而下午吃完饭后宇波他们四人则需要到仓库去领出当天晚班和第二天白班所需的塑料。车间里共有二十台机器,每台机平均大约需要十包料,两个班加起来总共约需四百包料,一包料五十斤,那就是两万斤(十吨)。那时虽然是春节刚过,外面还刮着冷风,可是宇波他们每天都是汗流浃背,上午忙着拉料到车间机台,有需要加料时他们就爬上那机器,把一包包配好的料倒进注塑机的料桶里,料桶很高,人站在机台上后那料桶都几乎齐脖子了,一个上午下来手臂都发麻了。不过好点的是在这里中午吃完饭后除了帮车间接一下机以外都不用做其它的了,在下午两点以前是可以适当坐下来休息的。一般下午两三点时他们会去车间检查机台看是否需要补充料,巡查完后再去仓库领料。由于要领的料很多一般整个下午都会在仓库,有时他们所需的料的位置较好时可以直接把料用叉车拉一些出来,位置不好时就得一包包地搬,比如他们要的料是靠近窗户又没法用叉车拉时就只能一包包地把料扔出来再叠好用车拉走。每个人每天下午都是浑身湿透,用当时那位同事很搞笑的一句话就是——连底裤都是湿的。不过他们的时间相比是较自由的,领完料后他们巡查一下机器,需要添的就添一点料,不需要时就可以休息。他们虽然每天很累却没有车间那里那么繁琐——每天都如机器一般,而且在这里配料班的班长也对他们很好,从不摆任何的架子,在必要时还会帮助他们做事,下午领料时也会与他们一起去领,帮着搬料、拉车等等。于是在这里宇波又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在这里他过得非常的开心,玲有空时也会偶尔在宇波路过她的机台时与他聊聊。

原创小说《漂泊岁月》第六章 在劫难逃——(七)刚脱苦海却伤别 - 山水皆乐 - 山水皆乐有一天宇波正在配料班忙着忽然听到有人在门口叫他,宇波忙走出来,原来是玲,玲手里拉着行李,说她要离开这了,在这里她过得很不开心,其实之前在老家有一个喜欢她的男孩,他一直在等她,说希望她能过去他那边。宇波沉默了,“他在哪?”宇波问道,“到时我会给你写信的,不管我到哪里我都会记得你这位弟弟的,”“能送我出去吗?”玲一脸的忧郁期待地望着宇波。于是宇波慢慢走过去,帮她拉着行李,慢慢地与她一起走向了厂门。“其实他妻子再过段时间就会过来了,也许她还不知道我们的事情,我也跟他闹过,可是没有用”到了厂门口时玲终于开口了,宇波只是沉默,因为此时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尽管他心里有很多话想说的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弟弟!多保重!”玲走出厂门时朝他挥了挥手,看着玲远去的身影,宇波久久地立在那儿,那个曾经叫他小孩子的女孩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女孩了,那大大的眼睛里已没有往日的微笑了。许久之后宇波慢慢地回到了配料班,那一天他的心好沉,一直到下班都没开口说一句话,那位与他一起加料的同事还以为他病了,问他怎么啦,宇波只是摇头。

那一天下班后宇波早早便睡了,迷迷糊糊中宇波感觉自己来到了草原,啊!好美丽的草原,那里到处是马儿和羊群,还有那远处不知名的鸟儿在那里欢快地觅食。宇波想找个伙伴玩跟他一起去玩,可是他四处张望,偌大的草原上除了马儿和羊群以及鸟儿以外再没有其他的任何人在这了,宇波慢慢地回忆,好像记得来的时候有人跟他一起来的,此时怎么都不见了呢?他们叫什么名字?宇波想啊想啊!可就是想不起来。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人的笑声,“谁!谁啊!”宇波问,可是什么也看不到。“有人吗!有人吗!”宇波大声地喊,而他只听到自己的回声。“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笑声越来越清晰,好像就是在他的身边发出来的。“啊!!”宇波再一次被吓醒了。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宇波醒来后头脑里一片空白,可是此时的他却怎么也难以入睡了。

                                                                                            
                                                                                                            未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