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皆乐

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文学学士学位。擅长竹笛、箫、葫芦丝等。爱好文学,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心灵深处的浪花》, 并成功举办个人签名售书会,散文小说正整理中。曾在中国文献出版社的《佐诗苑》发表诗词多首,其他多篇诗词、散文作品连续被收入多期《未名集》,散文代表作有《珍惜》、《由乌鸦喝水想到的》等,2011年为中国辣妹子合唱团改编央视晚会合唱歌曲《西呀拉沙》。 目前发布于百度作家百度阅读的作品有:《中国民办教师》、《漂泊岁月》、《心灵深处的浪花》等。现从事商业信息咨询,为科技创新型企业申报项目资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修改版 第一章 初出茅庐之七 林场惊魂  

2012-02-13 23:07:06|  分类: 《漂泊岁月》修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你认为做不到或很难做到时不妨把自己的退路断了,一心向前,原本你认为不可能的事会成为可能,你觉得很难的事会变得容易了。也许这就是前人说的破釜沉舟吧。)

那些收粟的人们第一天收了一整天却还没有收完,第二天上午他们又出现在了林场。中午吃饭时他们又下到草房了,有几个人提醒彬彬他们说这片粟里面好几处有黄蜂,他们是走近了才知道的,不过那蜂窝旁的粟他们都没敢动,到时铲草时一定要小心。

下午,那些收粟的收得差不多了也就回去了,林场有又到了以前那样了——如世外桃源一般。眼看山上的野花绿草越来越少了,一眼望去只有那些铲过的被太阳晒得金黄的杂草和粟秸了。一天上午,宇波铲着铲着忽然听到嗡嗡嗡的声音,转眼间就看到成群的黄蜂在身边飞舞,宇波叫声“不好”赶紧趴下没敢动了。过了好一会,那嗡嗡声渐渐没有了宇波才慢慢地起来。原来是粟秸上有一个蜂窝,当铁铲触动到旁边的粟秸时惊动了那窝里的黄蜂。好在宇波听到声音后趴着没动才没有被蛰。于是宇波慢慢地退了几步,把那蜂窝旁略远点的粟秸慢慢地小心翼翼的铲去,只留下有蜂窝的那一小片。中午吃饭时宇波告诉了父亲和姐夫,父亲说先把附近的那些铲完再说吧!到时可以用火烧,不过得先把有树苗的地方铲掉并把杂草堆远些,以免烧坏小树苗。下午,宇波先把蜂窝周围的杂草和粟秸都堆得远远的,然后才去其他的地方铲。傍晚收工时宇波的姐夫拿来了打火机把那有蜂窝的粟秸点上烧了,黄蜂们一见火,嗡的一下便想飞出粟秸,无奈黄蜂的翅膀哪经得住火烧,转瞬间便落入火中,不久便被大火烧死,也有很多没来得及飞出来的便被烧死了。不久便飘出了小蜂卵的香味,宇波不免有点心疼起这些蜂儿来,他真希望这些蜂儿能把窝儿建在大树上,那样它们也就不必有这一劫了。看着这场景宇波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割稻谷被地蜂蛰的场面,那时候他大约才十岁左右,宇波跟着父母在田里割稻谷,后来发现田埂边有一个地蜂窝,里面时不时地有地蜂飞进飞出,宇波出于好奇便拿着镰刀从稻田中开了一条小道来到蜂窝旁观看,怎奈宇波身上有汗味,有几只地蜂闻到后便围着宇波飞舞,宇波慌乱中拍了一只地蜂,于是他便被那地蜂蛰了,宇波赶紧沿路逃回。以前从未被地蜂蛰的他这才知道厉害,而且那地蜂蛰的还不是一般的地方——蛰在那鼻梁的下方,那鼻梁肿的都快把眼睛给蒙上了,那右眼眯得只剩下一条缝了。父亲也没有过多的责骂他,只是劝说他不要那样贪玩还安慰他说“等到晚上就带他来报这‘一箭之仇’”。那天下午收工后父亲便带着宇波拿了一个煤油瓶来到了田埂边,父亲先远远地把手电关了,拿了一些干稻草把地蜂窝的出口给盖上了,然后再在上面浇了一些煤油,当火焰燃起来时地蜂窝口便传来了嗡嗡声,可是那声音时断时续,许是那些蜂儿还没出来便被烧死在里面了吧。那时宇波曾问过父亲为何这地蜂不把窝儿建在大树上,那样大家可以互不干涉,父亲说这地蜂都是有讲究的,他们都是经过仔细寻找才会在一个地方安家的,不过这田埂一直以来很少有人路过,它们这才安下的,而地蜂不比黄蜂,黄蜂一般都安窝在树上或房檐下,地蜂只喜欢在地下安窝。

晚上吃饭时,彬彬村里的一个人说下午铲草时让黄蜂给蛰了,他还伸出手让大家看他那被蛰的手臂。“你也用火烧啊!”宇波说,“是啊!我也这么想,可没想到我当时碰到那蜂窝时还不知道!明天我一定烧了那窝家伙”那人答到。晚上的月亮格外的圆格外的亮,大家不由又拉起了家常,直到半夜才睡。

第二天彬彬、宇波又发现了黄蜂窝,于是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直到下午大家准备收工时才又点了一次火,这一次的蜂窝很大,里面有不少的幼蜂的蛹。烧完后他们把蜂窝拿到了茅草房,把那些蛹烤着吃了,其实那也算是美味了。后来一连好几天他们都在粟秸中发现有黄蜂,每次他们都是用同样的方法把黄蜂们消灭,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黄蜂如此爱在粟秸中筑窝。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见到太阳的树苗好像渐渐的露出了些了。由于彬彬和宇波他们所分的面积较大,其他几个很快铲完了,而彬彬他们却还要几天才能铲完,加上他们另外几个又有事,于是那些人铲完后也就先划船回去了,临行前那些人把剩下的米和干菜留给了彬彬他们。于是山上只留下了宇波他们三人了。
    一天下午,宇波他们收工下山时宇波走在最前面,走着走着他忽然听到路边有些莎莎莎的声音,宇波不由停下了脚步。彬彬一看不对劲也停了下来,顺手便在地上捡了一根较长的树枝慢慢地边在路两边的草丛里边挥动边往前走。忽然彬彬停下了,原来是一条蛇缠在离路不远处的一颗小树苗上,那蛇大约比两个手指都要小些,浑身都是绿色,宇波不由吓了一跳,因为他知道这就是姐夫所说的竹叶青。不久宇波的父亲也到宇波身边了,彬彬忙捡了一块泥土扔向了那棵小树苗,那蛇慢慢地爬了下来然后向山上爬去。宇波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三人慢慢地走下了山。回到草房后三人也就准备着晚餐,灶坑里的火映着他们那晒得红红的脸,山上的一声声鸟鸣在夜空里回荡。

日子又平静的过了两天,林场没有铲除杂草的部分已经不多了,但是按平时的速度估计是铲不完的。这天上午开工时三人议论着今天能否铲完这剩下的山林,彬彬说“很难吧!平时我们三个一天也就铲这个面积的一大半而已,要想珍铲完估计的铲到半夜了”“是啊!还这么多,今天铲一点明天轻松点就好了”宇波也觉得不可能能铲完。“不行!今天一定要铲完,你们没注意到只有今天的米和菜了吗?再留到明天,我们就得挨饿了”宇波的父亲提醒道;“那就努力吧!我们中午不休息了,下午铲完就下山去湖对岸我朋友那”彬彬知道此时只有努力了,于是三人都干得起劲了,那铁铲在手里如猛虎般迅猛了,铁铲下的草在翻飞。快到中午时便真的铲完了大约一半了。中午下山吃了饭三人便又干了起来,经过三人的努力终于在下午太阳落山前就铲完了。由于之前的船已经让彬彬村里的人划回去了,彬彬决定三人收拾好东西到湖边去喊那位朋友划船过来接他们三人过去在朋友家过夜,于是他们三人很快就打点了行李往山下走去。晚霞映红了整个山上,可是宇波他们此时却无心欣赏,他们下山后能胜利去到湖对岸吗?且看下节。
                                                            未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