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皆乐

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文学学士学位。擅长竹笛、箫、葫芦丝等。爱好文学,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心灵深处的浪花》, 并成功举办个人签名售书会,散文小说正整理中。曾在中国文献出版社的《佐诗苑》发表诗词多首,其他多篇诗词、散文作品连续被收入多期《未名集》,散文代表作有《珍惜》、《由乌鸦喝水想到的》等,2011年为中国辣妹子合唱团改编央视晚会合唱歌曲《西呀拉沙》。 目前发布于百度作家百度阅读的作品有:《中国民办教师》、《漂泊岁月》、《心灵深处的浪花》等。现从事商业信息咨询,为科技创新型企业申报项目资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如果世界上还剩下最后一份保单  

2012-02-16 23:53:01|  分类: 业务博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世界上还剩下最后一份保单

说实话每一个人都不希望这个世界沦落到大家相互争夺的地步,每一个人都希望这个世界的资源是我们可以共同拥有的或是可以通过交易得到的。可是当这个世界的资源全部用完,当人类对环境、社会的掠夺到了一个尽头时、当我们的资源仅够少数人用时我们不得不考虑这个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问题。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世界上真只剩下最后一份保单了,我希望我能够买下他。那样做的目的不是我不爱自己的父母,也不是我不爱自己的儿女,因为我知道只有自己有了保障才能够更好地孝敬父母及抚育我的儿女,只要我没有倒下,我相信我会是家里的支柱,我会努力的工作,尽我的全力给父母所有想要的,尽我的全力给我的孩子所需要的;我不能倒下,一定不能倒下,正因为如此,我要买下这份保单,一定要让自己和家人有一个保障,即使我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或得了不治之症,我的父母、亲人们也能得到相应的保障,那么、那时即使我真正的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会觉得安心一些,因为他们不会因为我的离去而压力重重,至少他们的生活能有基本的保障。

记得在去年我因为一场意外而住进了医院。其实事情很简单,由于一次小小的意外让我的脚受了点伤,当时我并没有在意,而且当天晚上我还和几个朋友去散步了,回来后便坐在办公桌旁写东西,写着写着便觉得累了,于是便小睡了一会,可是当我醒来时我感到我的脚剧烈地疼,此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一个巨大的恶魔正在向我靠近,我还是没有很在意,于是用热水洗了脚后便爬上床睡了。可是这一晚我一直没有睡着,我感觉我的脚钻心地疼,我数着时间看着窗外的光慢慢地变亮。天一亮我便下床接着踉踉跄跄地爬下楼梯打车来到了医院,到医院后便挂了急诊,可是接下来便是照片、化验,接着便是焦急的等待,坐在病椅上的我,显得浑身无力,疼痛让我感觉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身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淌,可是此时我的同事们都还不知道我已经在医院,他们还像往常一样正在床上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我焦急地等待着检验的结果,在椅子上我一会趴在椅子的连桌上,一会翻身躺着,一会俯身抱着脚,可是不管我怎么样,脚还是钻心的痛,而且痛得我头晕眼花了,我感觉眼前的人影一晃一晃的。到中午时同事来电话了,我只说了我在医院,下午他们来看我了,正如很多人说的一样,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永远是故事,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是事故。

我很庆幸我是生在这个科技、医学如此发达的年代,医生说我得的是败血症,不过只需住几天院就能治好了。“还好!我没有生在以前,要是在以前,我这条命估计是保不住了”我心里安慰自己道。可是接下来最麻烦的是医药费,就在我住进医院的第二天,我所剩下的钱便全部花完了,我不得不求助于兄长、父母。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身体是很棒的,我喜欢锻炼身体,在高中时的校运会我曾参加三千米,一千五百米,八百米和四百米接力赛,而且成绩都不错,而在大学时我也参加了五千米长跑,十几圈跑下来感觉还非常的轻松,很多人跑完后便要人扶着,而我是行步自如,跑完后轻松地走下赛场,在平时我还喜欢双杆,在上面做仰卧起坐。我想要是在那个时候谁叫我存保险估计我会说他是一个疯子,或者会像其他人一样很不在乎的说“我的身体好的很”。 不过还好,我很幸运,我庆幸自己得的不是绝症,也不是什么重大疾病(对现在的医学来说的,其实在早几十年是治不好的)。躺在病床上的我常想“要是我万一得的是绝症,那么我的父母该有多伤心,他们的晚年会有多么的痛苦,我的兄弟会有多大的压力,也许为了治病,我的父母,兄弟得为我倾其所有,也许我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在知道自己治不好时给自己早一点了断,如果我有妻子儿女,那么,我的妻子该如何,我的儿女该如何,也许·······。”我不敢再往下想,可是我还是担心父母因为我的这一场病而把家里仅有的那么一点积蓄又花得一干二净。想想我那在家务农而且都已年过六旬的父母,不禁有点伤悲。

也许会有人说我自私,只顾着自己,可是试问有谁愿意看到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没有安全的保障呢?保险坚持的是高损失优先原则,如果一个家里只有那位父亲在工作,我们肯定是希望那位家里的顶梁柱能存上保险,那样即使出现意外也不至于让全家站不稳脚,如果平平安安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当然,如果当这个世界只有最后一份保单时而我早已经拥有保单我会毫不犹豫地把它送给我身边最需要的那个人,他也许是一个高危从业者或是一个上有老下有小却生活艰辛的人,我只希望这份保单能发挥它的最大的作用,能真正的让一个人及他的家庭幸福。(这是很多进保险公司培训时的作业,也许大家读读首页置顶的《一生的责任》就会知道为何我会加入保险行业了。)

                            黄守理(网名:山水皆乐)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