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皆乐

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文学学士学位。擅长竹笛、箫、葫芦丝等。爱好文学,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心灵深处的浪花》, 并成功举办个人签名售书会,散文小说正整理中。曾在中国文献出版社的《佐诗苑》发表诗词多首,其他多篇诗词、散文作品连续被收入多期《未名集》,散文代表作有《珍惜》、《由乌鸦喝水想到的》等,2011年为中国辣妹子合唱团改编央视晚会合唱歌曲《西呀拉沙》。 目前发布于百度作家百度阅读的作品有:《中国民办教师》、《漂泊岁月》、《心灵深处的浪花》等。现从事商业信息咨询,为科技创新型企业申报项目资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修改版第六章在劫难逃之三 赶牛下崖  

2012-03-13 23:41:13|  分类: 《漂泊岁月》修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人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现实中有的人为了达到某一目的会不择手段,他们有的是穿着伪装的,有的是借着权利故意扯高气扬的,他们根本不顾别人的感受,也不会害怕别人的言论,因为他们实在是过于卑鄙,且看看那些卑鄙小人狰狞的面孔吧!)

那是一个晚上(晚班),宇波刚接班不久便听到他后面那台机开机的人使劲扔产品的声音,而且宇波发现那开机的一连好几个产品都是直接扔掉,“想必是新来的吧”宇波心里想到,可是后来做了好久了宇波看到那人还是在扔(产品有缺陷都不能要,每台机旁都有专门的废品箱)宇波凭直觉知道他身后的那台机肯定是出问题了,于是忙提醒那位开机的人找干部来修一下。不久组长过来了,在那里调了好一阵之后总算弄好了,原来是上一个班的那个开宇波这台机的人为了偷懒在换水时直接把他后面那台机的冷冻水水管拔了出来,用通往机器上的冷冻水换的,而那台机的产品要求很严格,冷冻水不能断。“你要记住啊!你不能像他们那样放这里的水用,到时候我难调”,组长临走时叮嘱宇波道,“好的!我知道了”宇波回答得很干脆。这天晚上上半夜宇波换水都是拿着盆子到外面水龙头接来的,只是每次换水的时候又得找一个人帮忙看机器,这次这种产品虽然是全自动的可是一样不能脱离人员,如果离开太久而产品脱模时没有完全脱落就会有压模的危险,而每压一次模都可能会把模具压坏,小则要停机找干部维修,大则可能要把模具卸下拉到模具厂才能修好。由于已经上了几天夜班了,宇波也渐渐地习惯了,到吃夜宵时宇波还在轻轻地哼着歌儿为产品削毛边,完全没有第一天夜班的困倦。第一批吃完夜宵后很快便有人来接机了,宇波交代好相关事宜才离开机台。

可是当宇波吃完夜宵回到机台以后,宇波发现身后那台机油管爆了,于是有人连夜把电工叫了起来,电工围着机器弄来弄去好半天都没修好。宇波想,这样我该可以在这里放水用了吧,因为那台机已经停了,那水放不放都是一样的,于是下半夜时宇波每次换水都是用那的水换的。天快亮时那台机还没修好,这时组长过来看了一下,“怎么啦!这台机怎么停了?”组长大声问道,“油管爆了”电工回答道,不久组长看到了宇波身后的水管,“不是叫你不要动那的水吗?谁让你动了”组长好像唯恐大家听不到,“那台机坏了,用不用都一样啊!况且一直到现在都还没修好”宇波回答道,“我说不能用就不能用,坏了也不能用,你!扣一天工资!”组长还是扯大了嗓子喊,好像故意要让全车间的人听到似的。宇波心里不知有多难受,什么道理嘛!如果说那机器还在运转,那不让放就不放,可是这机器现在都坏了,这里这么近的水痘不用还要到外面去接,其实外面的冷冻水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外面的是总水道,这里是分到了每一台机器罢了,这不是明摆着赶牛下崖——往死路上逼吗?难道他非要逼走我不可,宇波真的彻底失望了,临下班时宇波把产品报表拿到了组长办公室,组长看了一眼产量,“怎么才做这么一点!你是怎么做的?”宇波没有做声,其实他看了另一个班交的产量表——比他的还要少,只是宇波觉得自己已经被骂了,再多这么一点也无所谓了,反正今天的算是白做了,下班后洗完澡就睡了。

到晚上再次接班时宇波又是站在最后一排,可是这次组长站在前面训话,还特意提到宇波,在会上指着他的名字说要扣他钱,而且还在前面讲了一大堆的道理,“有的人,干部的话一点都不听,干部说不能做的他偏要做,这不是跟干部对着干吗?”组长在前面大声地训斥着。“你啊!就不该认玲为干姐,要是其她女生还好,可是偏偏是她,这回你可真够受了!我们都为你感到不平啊!”散会接班后一个老员工来到宇波面前如此说,“没什么!”宇波平淡地回答,可是他心里确实难过极了。这一天晚上宇波真的好想离开这里,他在心里无数次地战斗着,可是最后一想到未完成学业的哥哥,他又放弃了。这天因宇波心思很重产量显得较低,下班时当他把报表交给组长时,组长再一次“发狂”了,“你不想干了是吗!不想干就早点辞职啊!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组长在办公室大吼,引得其它人都来围观了,“你再去那边帮一下那几个还没完成任务的,他们在车间楼梯下处理废品,这次加班也不得给你算加班费了”组长这次可是狠了心故意要整他了,因为宇波知道处理废品时都是用烤箱把产品考得很烫,甚至要把产品烤的几乎融化才能再用手把有用的零件从上面剥下,而那些烤箱也需要调到很高的温度才行的,而此时宇波那满手的伤痕还没完全愈合,宇波知道再与组长讲理已经没有用了,于是他默默地来到了车间楼梯下的废品处理处,组长也紧跟在他的后面“你们其它这些人,谁也不准帮他啊!谁帮他了,我就扣谁的钱”组长这一招更狠,因为他知道可能会有很多人同情宇波,为了防止其它人帮忙组长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宇波没有说什么,慢慢地走向了车间那边的楼梯下,当那几个在那剥废品的人看到宇波后都睁大了眼睛“你手都这样了他还要你来做这个?”,宇波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与他们剥着。原本七点半下班的,这次宇波却额外的加班到十点多才下班。那些从他身边路过的另一个班的员工们见到他如此都惋惜不已,从那天起也有人开始议论起宇波他们这个班的组长的人品来了,可是宇波知道,这一切都已经晚了,事实已经是这样了,他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他现在能选择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马上辞职离厂,要么就坚持做下去,可是如果他再做下去的话就得忍着这所有的折磨和耻辱。那一次组长故意找人抱来了一大箱的报废品,指明了要宇波一个人做完才可以回去休息。宇波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忍着肌肤被那滚烫的产品再一次次烫伤的痛苦默默地做着,路人路过时他一直低着头,他知道自己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眼眶里泪水,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痛苦的表情,他就像一个真的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在那个角落里做着。“还没做完啊!你做完再走啊!我下班了,但是你要是耍花招的话会让你更加痛苦的”组长也准备下班了,当他路过宇波身边时故意提高了嗓子说道,不知是故意要说给其他人听还是只想整着宇波而出一口气。

当宇波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寝室时同事们都睡了,于是宇波蹑手蹑脚地整理好东西,洗完澡后也就悄悄地睡了。忽然间他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原始森林,里面很多参天大树,也有很多动物,宇波在里面自由自在地走着。在这里没有食肉动物,所有的动物都和睦地相处着,动物们可以到处走动,到处玩耍,即使宇波来了动物们也不躲不避,吃草的依然吃草,嬉戏的依然在嬉戏。“好美啊!要是我一直能生活在这里那该多好啊!”宇波不由得叹息,忽然他感觉有人在推他,“起来了!起来了!要上班了”原来是同事们在推他,宇波忙起来,一看时间,已经到吃饭时间了,而他们一般是吃完晚饭不久就要集合接班了。宇波匆匆洗漱完毕便赶往餐厅吃饭,此时正是就餐高峰期,宇波打好饭后便一个人找了一个偏僻处坐下来默默地吃着。不久他的“姐姐”玲也来了,她坐到了宇波的旁边,吃饭时玲问了宇波很多,宇波也都回答了,看着宇波手上的伤玲显得很忧郁,因为她早知道这一切其实也跟她有着紧密的联系的。吃完饭后宇波便和玲一起来到广场边走边聊,而此时的广场上早已经聚集了很多工友,他们有的聊天,有的在打闹,其实大家都在准备着集合上班。

很快集合的哨子吹响了,大家一齐走向了集合地点,“今天肯定还少不了挨骂”宇波心里想,但还是和玲马上走进了集合的队伍。集合后当组长走上前讲话时很多人不由都望向了宇波,“等着挨批吧!”宇波心里想到,不过这次很奇怪,组长竟然没提宇波的事,解散后宇波带着疑惑走进了车间,然而宇波不知道,此时又一场灾难正悄悄地向他袭来了。这一次又会是一场怎样的灾难呢?

                                                     未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