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皆乐

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文学学士学位。擅长竹笛、箫、葫芦丝等。爱好文学,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心灵深处的浪花》, 并成功举办个人签名售书会,散文小说正整理中。曾在中国文献出版社的《佐诗苑》发表诗词多首,其他多篇诗词、散文作品连续被收入多期《未名集》,散文代表作有《珍惜》、《由乌鸦喝水想到的》等,2011年为中国辣妹子合唱团改编央视晚会合唱歌曲《西呀拉沙》。 目前发布于百度作家百度阅读的作品有:《中国民办教师》、《漂泊岁月》、《心灵深处的浪花》等。现从事商业信息咨询,为科技创新型企业申报项目资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修改版第六章在劫难逃之四 坟里埋砒霜——阴毒  

2012-03-14 23:27:55|  分类: 《漂泊岁月》修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人很特别,他们嘴里一套,心里一套,脸上对你挂着笑脸,心里却在想着如何算计你,当这种人是你的上司时你可得注意了,千万不要撞他这个枪口,要不然够你受了。)

当宇波随着人群进入车间后便去找干事领材料,当他带着相关材料来到机台准备接班时组长又来了,“你跟我来,去开另一台机”组长来到宇波面前把他叫走了,而后找了另外一个人来接那这台机的班。宇波跟着组长来到了另一台机,原来那里在生产一种鞋壳,这种鞋壳宇波见过,记得以前做样品时还是他做的,不过这种产品比上一次那种还要难做。“我的手还没完全愈合,您看能不能换一个人来做这个?”宇波把手伸给组长看了看说道,“没关系的,这个不多,估计两三天就做完了,现在都是新员工多,他们没有经验,只有你好些,做这个对你来说可是最拿手的啊”宇波知道组长嘴上在夸他,可是心里却在想让他知难而退,要他自己辞职。宇波心里想此时自己马上就满一个月了,这个时候说不干的话那之前的那些付出都白费了,他心里很不甘心,于是他没说什么,默默地接下了那台机器的工作。

这产品很厚,注塑成型需要较长时间,而且它的模具很特别,它的构造很特别对出模时造成一种阻碍,因此很难把产品从模具里拔出来。仅仅几个小时时间宇波的双手再一次被磨得、烫得起泡了,那些以前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也都裂开了,有的地方开始流血了,而此时的宇波还要尽力护着产品不让血迹留在鞋壳上,因为产品一旦染上血迹就将成为废品,那样产量低了还得挨骂。此时的宇波心里不知有多难受,想想以前在灯饰厂时见过的各种类型的人却始终说不出现在这个组长属于哪一种类型,他也在脑海里仔细地翻找着曾经遇到过的所有人,可是在他脑海里没有找到这一类型,因为这个组长可以说是软硬都来,明的、阴的都来,也会装着笑脸下狠劲,还会装可怜博取别人的同情,······看来宇波曾经看过的那么多人里还没有一个这样的人。上半夜的时间里宇波拼命地赶着产量,希望能在上半夜尽量多做一些,可是越是想快手伤得也会越厉害。这一晚宇波好不容易熬到吃夜宵了,没想到老班长——老马路过宇波这台机,见他满手的伤却还要如此吃力地做着,于是便又拿了一把螺丝刀给宇波,也教了他如何用,这样既不用很大劲也不会弄坏产品。于是接下来的下半夜宇波便轻松很多了,宇波想“为何老班长现在不敢把他调走了呢,难道组长故意叮嘱过老班长?”,宇波百思不得其解,“或许这里面还有其它原因吧”宇波想,不过他打心里感激老班长,毕竟他已经帮了宇波好几次了,而且还是悄悄地帮的。那天下班时当宇波把产量报表拿进办公室时,组长没说一句话,只看了一眼产量便把报表扔在桌子上了。

第二天晚上接班时宇波还是做着这种产品,只是这次换了一个小号的模具,宇波试着用螺丝刀帮了几次,却都未能成功,没办法只好完全用手了。这产品一般小号会做得快些,但是相比却会更加难拔一些,没想到接班不到两小时,宇波的手再一次伤痕累累了,有的是旧伤裂开了在流血,有的是新伤——产品烫的、磨的血泡,那手完全不像是一只正常人的手,手心到处是血泡、裂痕,手背是被模具刮伤的伤痕。“组长!能不能拿一瓶油我用,那样好做些”宇波趁没开模之际跑到组长身边问组长,“去去去!拿什么拿?那种产品一般不打油的,你开着机却私自离开机器想我扣你钱是吧!”组长根本不理他,直接把他赶回了岗位。后来为了好使劲,宇波干脆在每次开模时爬到机器从上面拔产品,不料这一动作被组长看到了“你这是干什么?有这么难做吗?我来做给你看看”组长二话不说冲到了宇波身旁,当模具打开时组长一把推开宇波就把手伸进了模具里面,“嘿!嘿!”组长使了好大的劲却没有拔出那产品,“他妈的!见鬼了,把他废了,拿掉!”组长还神气十足地命令宇波把那个他没拿下的产品拿下,模具的模芯里是通了冷冻水的,只要开模后时间稍微长一点,产品冷却后就更难拔了,于是宇波用螺丝刀撬了一下把产品拿出后扔废品箱了。“嘶!嘶!”“我就不信了”组长拿起了一瓶他自带的模具产品油喷到模具上——这样可以使模具更光滑、更容易拿下产品。不久再次开模时组长又上了,“嘿!嘿!”,“嘿!嘿!”组长还是没有拿下来,他那身影比宇波高大多了,论什么他都要比宇波有优势,可是任凭他怎么使劲就是拔不下那产品,“你来!每次打点油”说完他把他带来的那瓶油扔那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宇波没法只好再次拿下一个废品——时间长了模具冷了只有用螺丝刀撬开剥下。这一晚有油了自然也就好做些了,待到下班时宇波发现今天竟比昨天整整多了六十多的产量。当宇波把报表交给组长时,组长看都不看了,也没正眼看宇波一眼,只是接过报表便把它扔在桌上了。宇波也没有多想转身便走出了办公室,可是他心里知道这样的痛苦也许还会更多。

第三天宇波的手又有几个新血泡破了,“还有多少没做完?”宇波接机时问那个班的人,其实那个班的人每天都是新面孔,因为他们每人做一天后便是满手的血泡,而他们班的干部都会及时的更换人员,“我也不知道哦,而且我们的干部也没说有多少数量”那人回答,宇波也没多想,只是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坚持不住。接机后不久宇波感觉手痛得难受,那满手的伤实在是让宇波有点支撑不住了“组长!能不能换一个人?”他再次跑向了办公室,“没多少了,今天就能做完了!还换什么换”组长冷冷地回答,“车间不是还有好多有经验的员工吗?”宇波真的很气愤、很伤心了,“有本事那你去叫他们换你啊!各有各的事要做的,你这点都不知道”组长拿权力来压他了,宇波最后还是无功而返。八点,八点半,九点,······宇波在强撑着,此时的宇波只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可是这时的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比一年还要长,好不容易挨到快吃夜宵时宇波才把这最后的产品做完。当班长过来下模具时宇波眼里满噙着泪水,却始终不敢让它流下,宇波趁班长转身的那一刻悄悄地把泪水拭了。“你去吃饭吧!我在这里下模具”说实话这位好心的班长看到宇波的手伤成这样心里实在不忍心,于是叫他先去吃饭。对宇波来说这种产品做完了就意味着他可以略做休息了,当宇波来到食堂吃饭时他的心也一下子便轻松多了,不过对他来说还有一件很痛苦的事——洗碗,在平时洗个碗也许没有什么,可是如今宇波的手满是伤痕,只要被那水一泡手便会钻心的痛,宇波洗碗时都是咬着牙强忍着疼痛洗的。来到车间后班长已经下完了模具,班长见宇波回来了便把他调到另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最边上的那台机器,让他在那里做着,那活既不是很轻松但也不是太累,只是产品出的很快,这一台机只一个开机的,可是削产品和打包装的却有好几个,这些同事们都认得宇波,而且他们都很友好,在这里宇波和他们有说有笑,而这台机做的产品的单子也是很大,具体多大宇波不知道,只是有人说这台机做的这个单有好几百万,因此宇波在那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转眼间接近年底了,此时宇波的手也渐渐地好了,不久宇波再次被调回机台开机了,这时的宇波做事显得更快了。由于手上有着厚厚的老茧,即使他拿那些滚烫的产品也不会觉得烫手了,而公司的订单越来越多了,车间里的机器一直转着,而工人们都麻木地忙碌着——像那机器一样忙碌着。不久春节就要到了,宇波拿到了他在这的第一次工资,于是发工资后他便直接奔向了邮局——给哥哥汇钱。当他走到邮局时发现那里密密麻麻地站了很多人,原来,快过年了,这些在外面打工的人都在往家里寄钱、寄东西,宇波排了好久的队才轮到他。宇波以前也寄过钱给哥哥,不过那时是家里给的,那时他还在读初中,而哥哥在读高中,虽然后来在之前做过的那个厂也寄过可是那时还有表哥在帮着他,现在不同的是他是完全用自己挣得钱寄给哥哥。可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又会发生什么呢?且看下节。

未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