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皆乐

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文学学士学位。擅长竹笛、箫、葫芦丝等。爱好文学,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心灵深处的浪花》, 并成功举办个人签名售书会,散文小说正整理中。曾在中国文献出版社的《佐诗苑》发表诗词多首,其他多篇诗词、散文作品连续被收入多期《未名集》,散文代表作有《珍惜》、《由乌鸦喝水想到的》等,2011年为中国辣妹子合唱团改编央视晚会合唱歌曲《西呀拉沙》。 目前发布于百度作家百度阅读的作品有:《中国民办教师》、《漂泊岁月》、《心灵深处的浪花》等。现从事商业信息咨询,为科技创新型企业申报项目资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修改版第六章在劫难逃之七 刚脱苦海却伤别  

2012-03-15 23:49:04|  分类: 《漂泊岁月》修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如果单纯的只是身体上的累那不算是很累,真正累的是心灵上的累;也许很多人都有过那样的感受,在觉得有前途,有希望时就会有十足的干劲,但是一旦知道没有奔头了便自然泄气了;而面对自己心里在意的人要离开自己时,那心里的滋味或许只有自己明白。)

在忙碌的日子里宇波已经忘记过了多少天了,那天宇波还是在生产鞋壳,忽然来了一个人来接替宇波而且说是组长叫他来接这台机的,那人叫宇波去办公室找组长。于是宇波忐忑不安地来到了办公室,那里还站着另外一个人——那天帮他接机且说会找他的那个人。“这位是配料班的班长,他想调你到配料班,你去不去啊!”组长问宇波。“好的!我愿意”宇波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便答应了,因为他早听说过配料班是一个独立的部门,虽然是在生产部门下却并不归车间管理而是直属生产部管理的,而且宇波在车间里已经饱受折磨,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离开车间,他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呢,于是从那天起宇波便被调到配料班上班了。

宇波刚进配料班的工作是给车间的每台机器加料,配料班只有四个人,一个专门负责配料的人员,一个粉碎废品的人员和两个负责把料拉到车间给机器加料的人员。宇波先是跟着一位以前就在那里面的人员一同上班,他们的工作不像车间那么死板,在配料班只要每天保证每台机的正常生产用料就可以了,不过也不轻松。每天一接班就要检查每台机的生产情况,然后根据需要给每台机配备相应的原料。在吃午饭前必须把每台机所需的料拉到车间,而中午吃完饭后宇波他们四人则需要到仓库去领出当天晚班和第二天白班所需的塑料。车间里共有二十台机器,每台机平均大约需要十包料,两个班加起来总共约需四百包料,一包料五十斤,那就是两万斤(十吨)。那时虽然是春节刚过,外面还刮着冷风,可是宇波他们每天都是汗流浃背,上午忙着拉料到车间机台,有需要加料时他们就爬上那机器,把一包包配好的料倒进注塑机的料桶里,料桶很高,人站在机台上后那料桶都几乎齐脖子了,一个上午下来手臂都发麻了。不过好点的是在这里中午吃完饭后除了帮车间接一下机以外都不用做其它的了,在下午两点以前是可以适当坐下来休息的。一般下午两三点时他们会去车间检查机台看是否需要补充料,巡查完后再去仓库领料。由于要领的料很多一般整个下午都会在仓库,有时他们所需的料的位置较好时可以直接把料用叉车拉一些出来,位置不好时就得一包包地搬,比如他们要的料是靠近窗户又没法用叉车拉时就只能一包包地把料扔出来再叠好用车拉走。每个人每天下午都是浑身湿透,用当时那位同事很搞笑的一句话就是——连底裤都是湿的。不过他们的时间相比是较自由的,领完料后他们巡查一下机器,需要添的就添一点料,不需要时就可以休息。他们虽然每天很累却没有车间那里那么繁琐——每天都如机器一般,而且在这里配料班的班长也对他们很好,从不摆任何的架子,在必要时还会帮助他们做事,下午领料时也会与他们一起去领,帮着搬料、拉车等等。于是在这里宇波又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在这里他过得非常的开心,玲有空时也会偶尔在宇波路过她的机台时与他聊聊。

宇波在这里完全没有了在车间的压力,在这里虽然人很少可是他们很自由,很开心,不过有一点让宇波想不明白的是车间里很多老员工为何这位班长却唯独选中了他,不过后来有一次聊天时宇波才知道原来是当配料班之前那位准备离职时班长便在留意车间的人员了,班长见宇波做事如此踏实所以也让其他的几个也在留意宇波,而大家都觉得宇波是他们较好的人选,所以这位班长才去车间找族长要求把宇波调走。车间和配料班之间的管理是不一样的,当配料班需要人时只要当事人同意了车间的负责人也不好拒绝,所以后来当班长来到车间要调宇波时组长也没有办法,宇波也就顺理成章地来到了配料班。“这么说我还是得感谢班长了”宇波心里想到,不过在这里他也会时常想起车间的那位老班长,想起那时在车间的所受的那些折磨,也想起自己做鞋壳的那段痛苦的日子,·····。

有一天宇波正在配料班忙着忽然听到有人在门口叫他,宇波忙走出来,原来是玲,玲手里拉着行李,说她要离开这了,在这里她过得很不开心,其实之前在老家有一个喜欢她的男孩,他一直在等她,说希望她能过去他那边。宇波沉默了,“他在哪?”宇波问道,“现在没必要知道,不过到时我会给你写信的,不管我到哪里我都会记得你这位弟弟的,”“能送我出去吗?”玲一脸的忧郁期待地望着宇波。于是宇波慢慢走过去,帮她拉着行李,慢慢地与她一起走向了厂门。宇波和玲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着。从配料班到厂门口大约还不到两百米,可是宇波觉得这路好长,他看了看玲,她正低着头,仿佛在想着什么,也好像是在伤心,可是他们只是慢慢地走着,眼看着厂门越来越近了,宇波的脑海里此时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他妻子再过段时间就会过来了,也许她还不知道我们的事情,而我也跟他闹过,可是没有用”到了厂门口时玲终于开口了,宇波只是沉默,因为此时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尽管他心里有很想说的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弟弟!多保重!”玲走出厂门时朝他挥了挥手,看着玲远去的身影,宇波久久地立在那儿,那个曾经叫他小孩子的女孩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女孩了,那大大的眼睛里已没有往日的微笑了。许久之后宇波慢慢地回到了配料班,那一天他的心好沉,一直到下班都没开口说一句话,那位与他一起加料的同事还以为他病了,问他怎么啦,宇波只是摇头。

那一天下班后宇波早早便睡了,迷迷糊糊中宇波感觉自己来到了草原,啊!好美丽的草原,那里到处是马儿和羊群,还有那远处不知名的鸟儿在那里欢快地觅食。宇波想找个伙伴玩跟他一起去玩,可是他四处张望,偌大的草原上除了马儿和羊群以及鸟儿以外再没有其他的任何人在这了,宇波慢慢地回忆,好像记得来的时候有人跟他一起来的,此时怎么都不见了呢?他们叫什么名字?宇波想啊想啊!可就是想不起来。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人的笑声,“谁!谁啊!”宇波问,可是什么也看不到。“有人吗!有人吗!”宇波大声地喊,而他只听到自己的回声。“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笑声越来越清晰,好像就是在他的身边发出来的。宇波吓得跑了起来,他想找一个可以躲避的地方,可是偌大的草原一眼望不到边,在这里哪有什么藏身之处呢?宇波跑啊跑,他冲进了马群,可是那些马儿似乎都不怕他,反而还向他走近,宇波忙加快了脚步。“哈哈哈哈!”笑声还在他的耳边响着,“你跑不了的!你就别费力了吧!”忽然宇波的头顶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宇波没有多想,却只一个劲地向前跑,前面就是羊群了,穿过羊群前面就有一个小山丘,“也许那里可以暂时躲一下吧”宇波心里想到,可是当他准备穿过羊群时他却惊呆了,“啊!!”宇波走跑近了这些羊群才发现原来这些羊都是只有羊身而头却是人的头,而且他们的头都是老人的头,头发都已经发白,胡须长得快要搭到地上了,“哈哈哈!!”忽然间那些羊全抬起了头,那一张张脸一瞬间便变得狰狞起来,他们的牙都很长,这些羊身人头的怪物一同向宇波围了过来。宇波见状忙向后退,可是他一转身才发现,那些马儿也变了,它们全部都是马身人头,那些马正张着大大的嘴向宇波冲来,“这是什么怪物?”宇波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动物,可是时间已经不容他多想,宇波忙向四周张望——希望能找到一个薄弱的地方能冲出去。眼看着那些怪物越来越近了,可是宇波却越跑越没劲,忽然他被脚下的一个东西绊了一下,宇波忙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人的头骨,“啊!啊!”宇波再一次被吓醒了,“幸好这是一个梦”宇波心里想到。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宇波醒来后头脑里一片空白,可是此时的他却怎么也难以入睡了。


                                                        未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