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皆乐

欢迎您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文学学士学位。擅长竹笛、箫、葫芦丝等。爱好文学,2011年出版个人诗集《心灵深处的浪花》, 并成功举办个人签名售书会,散文小说正整理中。曾在中国文献出版社的《佐诗苑》发表诗词多首,其他多篇诗词、散文作品连续被收入多期《未名集》,散文代表作有《珍惜》、《由乌鸦喝水想到的》等,2011年为中国辣妹子合唱团改编央视晚会合唱歌曲《西呀拉沙》。 目前发布于百度作家百度阅读的作品有:《中国民办教师》、《漂泊岁月》、《心灵深处的浪花》等。现从事商业信息咨询,为科技创新型企业申报项目资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修改版第七章浪里寻真情之五 回家风波  

2012-04-02 23:31:00|  分类: 《漂泊岁月》修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世界很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骗局都有,可是如果自己明智一点那也就不至于上当受骗。)

那天,宇波早早便拉了行李向汽车站走去,这里附近虽然有一个火车站可是车次太少,他选择了先坐汽车到广州,再由广州坐火车回家乡。此时他的心不知为何,总是砰砰地跳得厉害,列车在高速路上飞驰着,宇波望着窗外静静地看着那些急速往后退的建筑,心里有着莫名的激动。

当他来到广州时已经是中午了,火车站就在汽车站的对面,宇波下车后便直奔火车站。就在他走过火车站广场时,迎面走来四个人,那几个人走得很慢,不像是赶车的,宇波也没在意,直接迎着走过去,不料那最边上的那人在宇波走近时竟然把脚一伸——宇波的密码箱正好压着那人的鞋子过去,“站住!你把我的鞋弄脏了,帮我擦一下!”宇波知道遇上赖皮了,宇波在外也早见过这样的人了,记得在灯饰厂做时那个长发的曾说过,不管在外那些混混有多牛都还是怕拼命的。宇波正赶时间,于是两眼一瞪,手不自觉地伸向了那支用布包着的铁笛子,那人没说话只静静地站着,宇波也静静地站着,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算了!算了!小事嘛!”于是那人旁边的一见宇波不像很好被诈钱的也就故意打圆场,“请旅客们不要在广场逗留,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话。”广场那边来了一辆警车了,于是那几人也渐渐地让开了,宇波昂首走了过去。不久宇波来到了售票厅,那里人山人海,买票的队伍排得好长好长,宇波拉着行李箱慢慢地走向了队伍。

当他站在队伍中慢慢地等着向前挪时,发现有很多人手里拿着票嘴里却在喊着“有票啊!武汉!北京!南京······,”那些人在人群里穿梭着,宇波知道这里面多数是倒卖火车票的,于是也没理他们。“有去长沙的吗!”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了问了一句那些票贩子,“有啊!要硬座还是硬卧?”“硬座多少钱?”“九十五”“我不够!能不能少点?”他们在那讨价还价了,不久那票贩子问“你有多少?”“我只有这么多了”那个人把手伸出来,手里总共约有六十几元,“好了!拿去吧!”那票贩一把抓过他手里的钱再把票塞给那个人转身便走了,“哎!哎!”那人站在那大喊,可是那票贩头也不回就走了。于是那人拿着票向候车室走去,可是不久,他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位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我就在这买的,那人已经走了!谁会知道那是假的,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怎么回家啊!”那人几乎要哭了。宇波在那看着,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这能怪谁了,当初他买那票的时候大家都看着了,可是谁敢提醒他呢?那人在那站着发呆了,“跟我走吧!去办公室”那车站的工作人员说着便把他带着离开了。“真傻!·····”有人在那里议论起来了,不久售票大厅又恢复了往日的场景,“卖票!卖票!”还是有人在那里面喊着。不过还好,在宇波回家的后面那一段路都很平安。

宇波下了火车时已是第二天早上了,要回到家还得坐一段路的船,并且还要走一段路,于是宇波上了一辆开往大坝码头的客车,不久他上了开往家乡的船了。当他下船后便拉着行李沿着大路向他家所在的村子走去。他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对面走来一个熟悉的人影,“波儿!”是宇波的母亲,宇波因为眼睛不是太好但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母亲了。母亲则更是神奇了,宇波记得以前母亲说过只要一看来人走路的姿势就知道这人是不是宇波,以前离很远母亲只要看到宇波走路的姿势就能认出来,如今多年未见他,但是远远的一眼就认出宇波了,母亲叫宇波先回家,说是等会她去地里弄点菜就会回来。

到家后父亲正好在家,父亲还是那平淡的笑容,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话语。不久母亲从地里回来了,对宇波问这问那的,宇波都一一回答了。吃饭前宇波特意来到伯父家,但是当他来到伯父家门口时伯父竟然问他找谁,宇波忙解释并自己报上了名,这时伯父才认出来,原来宇波刚出去外面打工时还正是长身体,没想到就几年未见伯父竟然认不得自己了。在伯父家聊了一会后宇波便又回家了,可是这时却发生了更幽默的事了。宇波刚要进门,不想村里有一个人正好找宇波的父亲,于是两人在门口相遇了“你是谁啊!怎么走进这个家来,你是干什么的?”那人问宇波,“我就这个家的啊!”宇波回答到,“开什么玩笑!我都没见过你啊!你从哪来的?”,这下宇波可真无语了,“我就是这个家的啊!”宇波笑着答到。这时宇波的父母在厨房,听到声音以后忙走出来看,“呵呵呵呵!他是我们家的宇波!好几年没回家了,你们都快不认识他了”宇波的母亲也被这情景给逗笑了,“哦!原来是····,”他终于想起来了。不过后来宇波在村子里走动时很多人也都不认得他了。都觉得奇怪,很多人都是经过好久才知道是宇波。宇波到家当天休息了一天,由于正赶上农忙时节,父亲说明天就去割稻谷。于是,宇波休息一天后第二天便与父亲一起去割水稻了。

这一年由于村里的人都在与农业种子公司合作——水稻制种,稻田里种着有父本、母本两种,于是在割水稻时只能细心地把它们分开。可是尽管如此宇波却还是破了大记录,因为以前一家四口一起收割水稻时大约一天也就一亩少一点,可是现在宇波一个人割,由父亲脱粒,一天下来都收割了一亩还多,而且还是要父本母本分开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即使是普通大人——正常劳动力都要好几人才能达到如此速度。宇波家的水稻只有四亩多,于是没几天宇波便全部割完了,接下来便是每天晒谷子,每天去田里插晚稻,插完晚稻后便又收玉米,转眼间半个月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那一天宇波再次打点了行李再次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在这个假期里宇波在晚上休息时写下了两首诗词:

                            回故乡

                           穿过蜿蜒的山路

                           回到了久别的故乡

                           路边还是那些树

                           只是比以前少了些

                           脚下还是那青石路

                           只是路旁的杂草更多了

 

                           透过蓝蓝的夜空

                           看到了久违的星星

                           它们还是那么调皮

                           像多年前那样——眨着闪亮的眼睛

                           月色下的村庄还是那么美丽

                           只是没有了往日的喧哗

 

                           走过那不长的小巷

                           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那坐在巷子里乘凉的大爷

                           总喜欢静静地吸烟

                           那烟火时明时暗

                           给这平静的夜增添着色彩

                           没有城市的喧闹

                       也没有车来车往的嘈杂 

 

      父亲

被太阳晒的黝黑的脸

总是那么平静  安闲

在风雨里行走的双脚

总是那么结实而充满力量

无数个星夜里

您哼着熟悉的小曲

把我带入梦乡

 

您行走在地里和田间

春天把一粒粒种子播下

秋天把喜悦收获

任岁月把脊背压弯

任风雨把您打量

每一次相对总是无言

偶尔的一杯酒  一支烟

便是您最美的语言

                                                      未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